赵忠贤

“超导” 境界

1911年,荷兰科学家翁涅斯发现,在一定的低温状态下,某些固体的电阻会突然间降到一个很小的数值,几近于零。这种状态就是超导。此后数十年,一个探索超导并开拓其应用前景的攻关战在全世界范围里展开。经过世界各国科学家们坚持不懈的努力,有关超导体的研究捷报频传,不断取得具有重要科学意义和重大应用前景的研究成果。科学界都不怀疑,超导技术成为有相当规模的一类高技术产业已为时不远了。

在中国,著名超导专家赵忠贤从1976年开始从事高温超导体的研究工作,并取得重要成果。1987年,他发现了液氮温度超导体,并首先在国际上公布了它的化学成分——Ba-Y-Cu-O,这个研究成果推动了许多国家的超导研究。

多年从事超导研究的赵忠贤,也在不懈的追求中逐渐体验着人生的超导状态。对于他来说,超导不仅仅是科学研究中的一个领域,也是人生旅程中的一种超然境界。1986年,赵忠贤得知瑞士物理学家柏诺滋和缪勒的在La-Ba-Cu-O材料中发现了35K的超导电性的可能性,他立即带领他的研究小组开始了这方面的进一步研究。为了揭开这类超导体的谜底,他们夜以继日地奋战在实验室中,反复推敲实验方案。饿了,啃口面包或泡一袋方便面;累了,轮流在椅子上眯一会。遇到困难,赵忠贤鼓励大家:“别看现在生产的材料不超导,但是新的超导材料很可能就诞生在下一个样品中。”几个月后,就像某些金属到达临界温度后突然间电阻消失一样,他们的艰苦努力换来了柳岸花明的时刻——他们发现了La-Ba-Cu-O系列材料中有70K的超导现象。随即,在1987年初,他们又获得了起始转变温度在100K以上的超导体。1988年春,他们首先在Ti系氧化物超导体上,获得转变温度在120K的超导体。

以赵忠贤为代表的中国科学家以其出色的工作跻身于世界超导研究的先进行列,他们也先后获得国内外多项殊荣。然而,当荣誉到来的时候,赵忠贤却谦虚地说:“荣誉归于国家,成绩属于集体,我个人只是其中的一分子。”他早已把中国的超导事业当作自身的毕生追求,他说:“对未知世界的探索是人类的一种本性,它使人向往、激动和年轻。人活着又要吃饭,如果将个人的兴趣与生计结合起来,那将是最理想的选择。”赵忠贤的话朴素无华,但其中却闪烁着人生的大智慧。1991年,赵忠贤回到母校中国科技大学,为青年大学生作了一场题为《超导技术研究和我们的使命》的学术报告。在报告的最后,他引用古诗中的两句话来勉励大学生莫负春光,知难而进,奋勇攀登科学高峰。这两句话是——“等闲白了少年头,轻舟已过万重山。”

(汤传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