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洪元

母亲的激励

朱洪元出生只有一个月,便寄养在外祖母家。11岁了才见到母亲。见面时,他显得特别陌生。从外祖母口中,他才知道母亲的伟大。他的母亲,一位缠足妇女,依靠自学考进师范学校,在新加坡任教5年。1922年,也就是朱洪元5岁那年,母亲在德国汉诺威工业大学学习建筑,6年后回国,在浙赣铁路工作,成为中国第一位女工程师。

母亲回国的那一年,为了送他到上海东吴附中上学,她当掉了自己的皮大衣。16岁那年,朱洪元考入同济大学工程系,阅览了大量古典文学、历史、哲学、还喜欢音乐、体育,成了学校800米中长跑的冠军。当抗日战争爆发时,朱洪元想弃学从军,与侵略者面地面搏斗。从苦难中自我奋斗的母亲,几乎是苦苦哀求,朱洪元才把大学读完。

母亲顽强、坚毅的性格,刻苦、认真的精神,深深地影响着他。母亲是他的榜样与楷模,他决心把对母亲的敬意化作读书求知的动力。

他让神灯大放光芒

1946年,朱洪元只身闯进英国,考取曼彻斯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曼彻斯特大学物理系主任布莱克特,交给朱洪元研究的第一个问题,是宇宙线中高能电子在地球磁场运动时,是否发生范围广阔的广延大气簇射现象,也就是科学家们常说的“同步辐射光”。

这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

被母亲不屈不挠气质所熏陶的朱洪元,愉快地接受了导师的命题。两三个月里,朱洪元集中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导师布莱克特所描绘的物理图像是否正确。

朱洪元在冥思苦想。他开始按照导师的思路,探索着宇宙高速电子的运动轨迹。朱洪元精心计算出一系列数据,特别是测算不同电子能量进入地球磁场时的情况,例如放出的光子,其能量分布、角度分布、强度、极化情况和波长等等。

越是接近成功,越是难度大。他想起母亲那双企盼的眼睛,是多么希望他成为对祖国有用的人才。自己千里迢迢来到英国,不正是寻找富国强民的本领吗?

经过不懈努力,朱洪元终于在物理大师卢瑟福执教的物理实验室,获得了他毕生最为辉煌的成果。他的惊人的结论,却与他的导师布莱克特设想的物理图像大相径庭。

布莱克特非常困感,因为朱洪元的结论与传统的物理概念相悖,他非常不放心,他让朱洪元找侨居英国的印度著名物理学家巴巴商议。巴巴收到朱洪元的文章,也提出了疑点。

朱洪元收到巴巴的来信,又一头扎进实验室,精心地进行数学演算,要把他构思的物理图像描绘得更加清晰。他终于找到巴巴教授疑点的关键。原来,在计算光子数时,用到的一个积分,由于被积分函数在时间轴的上侧和下侧分布,使得在谱分布的低频部分富氏分量趋于零。

巴巴收到朱洪元的解释信,表示支持他的结论。朱洪元很快写出了题为《快速带电粒子在磁场中所放出的辐射》的论文,后经布莱克特推荐,于1948年2月4日在英国皇家学会会刊上发表。这与他成文时间相距11个月。

41年后举世惊叹

历史再一次对中国人的发现给予湮没。

离朱洪元那篇划时代的论文递交不到两个月,美国通用电器公司用电子同步加速发现了被后人称为同步辐射光的神奇白 光。这盏“神灯”一直在闪亮,6名诺贝尔奖得主慕名而来,连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里根也乘兴参观。人们把发现“神灯”的那一天,即1947年4月16日,称为同步辐射发现日。

1948年,美国人许温格发表的《论加速电子的经典辐射》一文,被看成是同步辐射研究的奠基性文章。前苏联文献地认为他们的学者依万宁柯和索柯洛夫于1948年3月21日发表的文章,“首先”给出了计算结果。

然而,不论从编辑部收到日期和发表日期来看,以上苏美学者的文章都在朱洪元文章之后。他们在文章中得出的主要结果 ,都能在朱洪元那篇文章中找到。十分遗憾的是,朱洪元所做的开拓性工作,长期以来一直为人们所遗忘。直到1988年,在北京召开的同步辐射应用的国际会议上,才第一次引起国际上普遍关注。

在北京的国际会议上,人们争相阅读朱洪元那篇真正是同步辐射研究的奠基性论文,无不发出由衷的感叹。美国斯坦福同步辐射实验室教授温尼克,来到朱洪元面前,表示诚挚的祝贺:“您在同步辐射发展初期,就进行了如此重要的工作,能够认识您,我感到很荣幸。”

朱洪元关于同步辐射研究的文章,很快在代表中、在世界各地传开来。回顾历史,中国人的名字是多么艰难地才写进同步辐射的史册。

那天夜晚,一向淡泊人生的朱洪元,向妻子坦露了自己的思考。他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个人的点滴贡献算不了什么。即使做了一点工作,也是继承了前人所积累的劳动。作为我个人是微不足道的。这一工作别人知道或不知道是我最早提出来的,我都无所谓。如果说这一工作是中国人最早提出来的,而且是在首次观察到电子同步加速器放出同步辐射以前提出来的,我就不能不同意将文章分发给代表了。”

(吴水清 张志杰,摘自《中国当代著名科学家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