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秀敏

文理兼学,相得益彰

谈起教育,现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杨秀敏感触颇深。他认为,我国的学校教育大多偏重应试教育,对素质教育重视不够。到了高中后期,就开始分文理科。进入大学之后,理科学生很快又进入专业学习,文史知识所学甚少。不少学生在本科、甚至研究生毕业之后走上工作岗位,连一篇像样的工作报告都写不好。加强对文史知识的学习,可以提高理科学生的综合素质,增强其社会适应能力和爱国热情。文理兼学,相辅相成。在如何学文这一方面,杨秀敏有着切身感受。

生长在颇具历史渊源的河北沧州农村的杨秀敏,从小就喜欢看书。当时村里有说大鼓书的,他很喜欢听,但又觉得说得慢,听起来不过瘾,便自己找书来看。高中毕业之前,能找到的文史书籍,他都找来看过。诸如中国古代四大名著、四书五经、历史演义、古典诗词等。本打算毕业后报考大学文科,但由于有过“右派”帽子的班主任力劝“学文危险”,最终报考了理工科,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开始了五年的大学学习。

大学的学习任务相当繁重,既要学基础课,又要学专业知识,还得频繁做实验。但杨秀敏依然对古典文史之类的书情有独钟,《红楼梦》接着再看,红学研究的书也看,由于同时喜欢美术,他画的“金陵十二钗“还参加过中国科大的美展。同学们都开玩笑戏称他为”红学家“。

杨秀敏喜欢看书,也喜欢藏书,现已藏有7000册左右的书籍。他经常逛逛书店,看看有什么好书,曾经为买一套《鲁迅全集》花掉一个月的工资。他所喜欢的书有两类,一类是古典文史,另一类则是专业书。专业书放在单位,家中则放着文史类的书,其中有《中国通史》、《世界通史》、二十四史等历史书籍,还有古典小说名著、近代名家散文集、国外的一些古典名著,诸如莎士比亚、巴尔扎克、托尔斯泰等名家的作品。

谈起文史知识对其工作所起的作用时,他认为不可估量,一生都享用不尽。人文熏陶可以助人开拓思路,增强联想能力、文字组织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他之所以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同他具有深厚的文学功底是分不开的。

事业家庭,难以兼顾

杨秀敏在中国科技大学读的是爆炸力学专业,毕业后分配到工程兵研究所,从事爆炸破坏效应及其防护手段的研究。这个所坐落在河南省的山沟里。夫人在北京工作,是某厂的技术员。夫妻两人分居两地,犹如牛郎织女,一年只有一次探亲假得以相聚数日。这种两地分居生活一过就是18年,直到1984年末,杨秀敏调回北京工作才告以结束。有失必有得,长期分居倒成全了勤于学习的杨秀敏,他利用较为充裕的业余时间,专心致志地钻研业务。那时,所内的“文革”正搞得热火朝天,两派争得不可开交,正常的科研秩序被搞乱了,而杨秀敏则一个人躲在宿舍内闭门读书,成了运动中逍遥派。他有一本30万字的有关冲击波理论的读书笔记,就是这个时候整理出来的。

杨秀敏工作的内容之一,是参加西北核爆炸现场实验,测量爆炸的各种力学参数,工作任务繁重,经常往返于河南与西北之间。1968年底,儿子快出生时,他正巧又有了出差任务。于是,他提前赶回北京休假,以便处理家务,照顾怀孕的妻子。按照预产期,这孩子应该在1969年元旦前出世,谁知他偏偏是个慢性子,直到元月4日仍不见动静,急得杨秀敏坐卧不安。眼看假期将满,他突然想起医生说过的话:产妇多活动就能生得快些,便自作聪明地拉着妻子进城逛王府井,以转到北海公园,爬上最高的亭子,傍晚才返回酒仙桥的家里。这一招果然见效,当天夜里孩子就出生了。妻子产后三天出院,杨秀敏上午把他们母接回家,下午就乘火车赶往新疆。坐在火车上,欣喜之余,回想起下午逛北海的一幕,不禁有些后怕。万一孩子提前几个小时出来,就会出生在景山上公共汽车里,那可真要自讨苦吃了。

身在异乡,杨秀敏时常想念着家中的妻儿,但按当时的保密规定,在外期间不能跟家人通信,所以对家中的情况一直不得而知,待再次休假探亲时,儿子已经会说话了,只是不肯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