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震西

打破封锁

1983年9月,第七届国际稀土永磁材料讨论会在北京科学会堂举行。讲台上站着著名日本学者金子秀夫教授,他踌躇满志地宣布:“日本住友公司最近已研制出磁能极高达36兆高奥的第三代稀土永磁材料──汝铁合金。”报告了这一爆炸性的消息后,金子教授意犹未尽,又加了一句:“请原谅,我只能说这一句话,请诸位不要提任何问题,我也不能做任何回答。”然而,骄傲的日本教授没有想到在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磁学研究室,王震西领导的课题组不仅独立地进行着汝铁合金的研究,而且已经站在成功的大门口了。金子教授走了,王震西课题组加快了研究工作的速度。当时研究室正在加固,为了抢时间,他们在电子所的一间材料仓库里清理出一块10多平方米的空地,利用一台50年代国产的振动台,一台需要经常修理的扩散炉和千斤顶继续他们的艰苦试制。时值隆冬,北风凛冽侵人肌肤,由于所用的材料易挥发、易燃、有毒,但却没有通风柜,大家只好穿着大棉袄,跑到露天的院子里干,手冻僵了就进屋暖暖再接着干。此时王震西还兼任物理所科技处的处长,白天要安排所里的工作,只好靠早晚和中午到实验室加班。有时太紧张,无暇务虚,晚上做完实验后边走边谈,该分手了还没谈完,干脆就站在路灯下,裹着棉大衣开“路灯会议”。早期的许多重要决策就是在这些数不清的马路会议上孕育而成的。就这样又奋斗了三个月,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后,王震西和他的伙伴们终于研制成中国自己的实用型第三代稀土永磁材料──汝铁硼磁钢。时间仅比美国、日本晚三个月,而性能已经超过美国,和日本不相上下,处于当时世界领先水平。

创办三环

汝铁硼是一种稀土磁性材料,它在微型家用电脑、钢铁、石油化工催化剂、电子行业、超导研究等方面有着广泛的用途,国际市场对它的需要量逐年上升。研制出新型材料汝铁硼后,摆在王震西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开完鉴定会后继续从事他的基础研究;另一条则是抓住技术和工艺,迅速办成一个产业。王震西徘徊了,因为当时还是传统观念占主导地位,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大多不想搞开发,只有人们眼中的二、三流科技人员才去搞应用开发。一晃就是1985年了,当时的中科院副院长周光召多次对物理所领导建议,希望王震西能走一条与企业相结合的路,发展中国的高技术产业。4月份,周光召终于亲自找王震西谈话了,他要王震西出山,要他以全新的模式把科学院的有关力量组织起来,成立新材料研究开发公司。当前先集中开发汝铁硼,将来要开发超导等其它重要新材料,逐步建立起高技术产业,走一条科研、生产、应用、开发、市场销售与服务一体化的新路,以打入国际市场为目标,创建中国的“贝尔实验室”。“你觉得成功的把握有多大?”周光召问。“三分把握,七分风险。”“有三分把握就干。”向来说话轻声细语的周光召将这几个字说得铿锵有力。在周光召和中科院的支持下,王震西决定选择走一条全新的路,三环公司成立了。三环,象征着科研、生产、开发或科研单位、工厂、市场三个环节紧密连接又互相依存,它体现了王震西办公司的指导思想。材料工业的起步需要一定的建设周期,见效慢但收效长,往往能促成整个产业结构的更新换代,其影响可达十数年,这些特点决定了它特有的发展规律,决定了它产生的效益慢而稳,不会像电子、信息等产业那样见效快。

公司创建伊始,王震西倡导大家树立一种创业精神,献身事业、开拓创新、埋头苦干、不图虚名。当时社会上一些公司发奖金都比较多,而三环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分钱补贴也没有。王震西当众宣布:我们是为创办中国的汝铁硼产业来办公司的,谁要是只图个人眼前的一点小利就请他不要到三环来。为了争得高速度、高效益,王震西和同伴们付出了艰苦的努力:有次王震西为了动员一位青年同志到公司工作六七此登门去请;盛夏酷暑,王震西和几个同志却在粤北、赣南的山区公路上颠簸,在矿区作实地调查,而近在咫尺的旅游胜地也无暇浏览;工厂的同志连续几个月不放假是常事,有时连国庆、元旦、春节也要加班加点。经过6年的艰苦创业,三环公司终于获得了初步的成功。1991年,他们已先后和美国、新加坡、韩国、日本的公司合资兴建了四座汝铁硼磁钢的生产和加工厂,生产能力和出口量占全国第一,并在国务院稀土领导小组的支持下,负责组建了全国稀土永磁协作网,以协调和推进我国的稀土永磁材料的研究、开发、生产和应用,进一步扩大我国在国际稀土永磁领域的地位和影响。

三代之间

王震西祖籍宁波,三岁随母亲到了上海,他母亲在一家女子学校当教员,收入十分微薄。家境虽然贫寒,但母亲对他的教育却十分严格,她把自己具有的中华传统美德的一切素养都传导给了儿子,使王震西从小就养成了关心别人、遵守规矩的品质,深受老师、同学和邻居们的喜爱。由于营养不良,中学期间王震西患上了贫血症,母亲好不容易买到了几片维它命,可震西却把药给了自己班上也在患病的同学。王震西也象母亲要求他一样严格要求自己的独生子,“要规规矩矩做文,规规矩矩做事,规规矩矩做人”,这是王震西在批评儿子上初中一年级写作文不认真时说的一段话。有一次,他儿子放学跑回家说要给离校较远的同学送雨具,他让儿子把家里的四付雨具全拿去了。过了一会只见孩子湿淋淋地跑回来,原来他把自己的那件也借给了同学。王震西欣慰地笑了。

1986年,王震西爱人出国进修去了。王震西得兼起孩子母亲的责任,但他并不称职,他忙得有时整月不在家,孩子要考试了,根本就别指望他来辅导。由于他常在外奔波,家里会时常碰到困难。有次煤气罐没汽了,公司派了一位年轻同志来帮着换。他回来知道了,便对母亲说:“怎么能让人帮着换呢,人家又不是为你服务的。”老人觉得很委屈,说:“那没法做饭呀。”他答道:“可以上街买熟食嘛!”老太太喃喃地说:“我还给他糖吃了......”“那也不行。”他答道。后来有一次王震西正与法国客商洽谈贸易时,家里煤气又没有了。母亲急得没办法,只好打电话到公司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公司猜到一定是他家又断炊了,就让一个小伙子去帮忙。他母亲接受了上次的教训,说什么也不开门,小伙子只好走了。过了一会,公司的另一位同志,又是他家的邻居也来敲,她还是不开门,直到王震西回来,这桩事才算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