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水

早慧少年遇名师

王水出生于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位中学教师。王水聪明早慧,没有正式上过小学,只是父亲在闲遐时教其认字、读书、算数。1950年秋,8岁的王水已基本学完小学课程,家人让他参加初中入学考试,居然榜上有名,被南京市第二中学录取,一年后他转入南京市第三中学,在那里完成了中学学业。1956年,14岁的王水参加高考被南京大学气象系录取,成为系里年 龄最小的大学生。王水刚入学时成绩并不突出,但他充满信心,毫无思想负担。他记忆力好,理解接受能力强,学习效率很高,大学毕业时,他已成为各门功课全优的学生。大学毕业后,王水留校担任了一年的预备教师。但他希望到更新的天地去闯荡,于是他瞒着父母来到了当年在北京创建才三年的中国科技大学。

中国科大是由中国科学院创办的理工科大学,汇集了一大批我国最优秀的科学家。王水所在的应用地球物理系,就是由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所长、我国著名科学家赵九章教授兼任系主任和空间物理研究室主任。19岁的王水就在赵先生直接指导下担任助教,成了找先生的得意门生。赵先生对王水要求很严,他指导王水读书做研究,并规定每周讨论一次,从不间断,他把讨论时间记在日历表上,作为一项不变动的工作日程。若是王水偶尔忘了或有事未去,赵先生就会打电话来找,容不得一点松懈和懒惰。赵先生曾给王水指定过一个研究课题,王水查资料,作计算,花费了两年时间,取得了一些结果。虽然研究论文没有写出来,但王水却认为收获很大。通过做课题,王水阅读了大量文 献资料,理论基础更加雄厚了。更重要的是他学会了做科学研究的方法,为今后的科学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谈到赵九章教授,王水的崇敬和怀念之情溢于言表,赞叹不已:“无论是做学问还是做人,赵先生都堪称楷模。”

斗寒战暑观天籁

王水是一位空间物理学家,广漠的空间是他的研究对象。1970年,王水随中国科技大学下迁到合肥,开始了他对空间科学研究的冲刺。1972年,王水和他的同事们率先在我国开展了哨声和甚低频发射的观测和研究。所谓哨 声,是指云层和地面之间闪电所辐射的电磁波在空间传播后,被仪器接受转换 成声波,听起来类似于哨声一样的下滑调,故称为哨声。

1973年1月,正是东北最冷的日子。王水和同事们带着自行设计制作的接受设备,千里迢迢来到辽宁省新宾县,他们冒着零下二十摄氏度的严寒,自己动手架设天线,安装设备。东北的夜晚十分宁静,外界干扰最小,是进行科学观测的大好时机。但北方冬天的夜晚寒风凛冽,吹到人的脸上就象刀割一样,它能透过厚厚的棉衣直刺到人的骨头里,叫人感到打心里往外面冷。王水和同事们不畏艰苦,连续作战,在熬过几十个不眠之夜后,他们终于观测到了从南半球传来的典型的哨声和甚低频发射。“听到了,是哨声”!王水和他的同事们高兴得像孩子似的欢呼雀跃。接着,他们又在北京和海南岛的三亚观测,记录到了许多典型的哨声和吱声。根据多年的观测资料,他们分析了中低纬地区哨声和甚低频发射的形态特征及其与电离层、地磁活动的关系,从理论上研究了哨声导管的物理结构、甚低频电磁波导管传播的特征。此项研究开拓了我国哨声和甚低频发射的研究领域,推动了中低纬哨声研究的发展。1978年,由王水主持的此项研究的部分成果,集体荣获中国科学院“重大科技成果奖”。

甘为祖国扶后生

1986年至1988年,王水先后在美国阿拉巴马大学和阿拉斯加大学作访问教授。近年来,王水又多次出国访问讲学,参加国际会议,每次都按时返校。一些美国同行邀请他留在美国工作,他都婉言谢绝了。看到国内许多人想方设法到国外去,出国后又千方百计试图延长时间或留在他国不归,他的学生问他为什么不在国外多呆一段时间,他语重心长地说,不是没有机会,国家 和老一辈科学家为培养我们这一代人花了很大代价和心血,不为国家做点事情,对不起国家和老一辈科学家;我们在国内的研究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在有些方面已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如果放弃在国内的研究,到国外去,顶多是人家课题组的一名得力助手,我们自己的立足点就没有了。

对于出现科研人员青黄不接问题,王水说如果每个年龄大一点的科学家每年都接受、培养1━2名年轻人,何愁青黄不接?王水用实际行动实践着自己的诺言。王水对赵九章老先生给予的关怀和培养一直不能忘怀,他说:“我跟赵先生当助教4年受益非浅,我现在能做点事情,可以说是赵先生亲切教诲的结果,我要象赵先生培养我那样去对待我的学生。”现在他把赵先生对自己培育的方式应用于对年轻人的培养。他亲自为学生选课题,推荐优秀论文资料,亲自参加隔周一次的青年学术讨论会,参加讨论的都是系里的硕士、博士生和年轻教师。王水先后已经培养了20多名硕士、博士生,有的已经成为颇有建树的青年科学家。“到我们这个年龄,自己做研究已经远远不够了,重要的是培养年轻人,这样,国家才有希望,科学才能进步”,王水甘愿他的学生青出于蓝,推动我国的空间科学技术迅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