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嘉锡

“毛估比不估好”

卢嘉锡认为,虽然科学家不是“算命先生”,不能“预言”自己的研究结果,但茫无目标地“寻寻觅觅”也是科研工作者的大忌。在科学研究中,卢嘉锡一贯重视对最终结果的预测,以便从总体上更好地把握研究方向。他把这种预测叫做“毛估”,时常告诫青年学生和科研人员说:“毛估比不估好!”

卢嘉锡之所以特别强调“毛估”,是和他当学生考试时的一次差错有关。他在厦门大学三年级时,教物理化学的区嘉炜老师特别喜欢考学生。有一回他出了几道考题,其中有一道特别难,全班就卢嘉锡一个人基本上做出来。然而,考卷发下来的时候,这道题卢嘉锡只得了四分之一的分数。他感到委屈,一连几天都不高兴,因为他认为自己只是把答案的小数点点错了地方。

区嘉炜老师注意到卢嘉锡思想上有些想不通,并没有立即批评他,而是待他气消了之后,耐心地开导他说:“不要看不起一个小数点,假如设计一座桥梁,小数点点错一位可就要出大问题、犯大错误了。今天我扣你四分之三的分数,就是扣你把小数点点错了地方!”

老师远去了,卢嘉锡陷入了沉思。渐渐地,他理解了老师扣重分的一片苦心,进而又思考如何才能避免诸如点错小数点之类不应有的错误呢?当他静下心来检查出错的原因时,发现问题不仅仅出在一时的疏忽上,因为他的计算结果在数量级上明显地不合理;如果解题时能够认真对照分析一下题目所给的条件,错误是完全可以及时发现和纠正过来的。而自己所以出错,根本原因就在于自己心中对解题的目标没有“谱”。

从那次以后,不论是考试还是做习题,卢嘉锡总是千方百计根据题意提出简单而又合理的物理模型,也就是毛估一下答案的大致数量级,如果计算的结果超出这个范围,他就赶快检查一下计算过程。这种做法,使卢嘉锡在后来的学习和工作中有效地克服了因偶然疏忽引起的差错。

“分子构型谑说”

在同行中,卢锡嘉和唐敖庆私交甚笃,在许多方面有相似之处,人们总说他们是“一个共价键联结着的两个原子”。卢嘉锡自己也曾对唐敖庆说过:“我们俩的分子构型差不多,比较矮,比较胖,你喜欢讲笑话,我也喜欢讲笑话。”他的这种“分子构型谑说”,在学术界颇为流传。

他们两人之间的交往可以追溯到1953年夏天,高教部聘请唐敖庆和卢嘉锡两位先生教授物质结构课程,培养物质结构师资,且于1954年厦天又在北大再次讲授。由于两次讲授获得巨大成功,深得师生们的赞赏和高教部的表扬。1956年,高教部根据他们两位在教学与科研方面的突出成绩,聘任他们为我国首批一级教授,也是当时年龄最轻的两位一级教授。唐敖庆记忆力惊人,由于他是1800度的高度近视,上课根本无法看讲义,完全是凭记忆讲授。卢嘉锡的记忆力也是极好的,经常是撕下一张日历,写上几条,就可以上三四节课。人们在与卢嘉锡的交往中往往有这样的体会,当第二次见到卢嘉锡时,他能马上叫出你的名字,并热情地同你打招呼,亲切地向你问候;甚至两次相遇的间隔长达几年之久,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你。这使人们不但钦佩他的记忆力,而且更加敬重他真诚待人的高尚品格。

60年代卢嘉锡就开始组织研究合成有关硫氮系新型化合物,后因“文革”而停滞。到了70年代,卢嘉锡领导下的中科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开展对固态酶活性中心构型的“毛估”,提出了“网兜状”四核簇的“福州模型Ⅰ”,后来又发展成了“福州模型Ⅱ”。与此同时,吉林大学唐敖庆教授、厦门大学蔡启瑞教授也在研究化学模拟生物固氮。

有趣的是,在全国第二届固态学术会议上,卢嘉锡和唐敖庆两位外貌相似的科学家,常常形影相随,让人难以分辨。也许因为卢嘉锡是结构化学主要奠基人,唐敖庆是量子化学主要奠基人,人们才戏称他们是“一个共价键联结着的两个原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组合的“键合”效应变得更为强烈,其结果则是把我国化学学科的发展推向了最高水平。

治贫致富的“催化剂”

近年来,陕北榆林地区发现了连片的巨大煤海气田,已探明的煤储藏量为1660亿吨,居全国之首,被推为世界七大煤田之一,且煤质极为优良。同时天然气和石油的探明储量也十分惊人。但是,美好的前景却难以实现,由于榆林地区是全国18个重点贫因地区之一,有11个国家重点扶贫县,24万户农民尚未解决温饱问题。而且,这里的交通极为不便,即使煤炭和石油开发出来了,也很不容易运送出去,难以使该地区尽快脱贫致富。

作为一个50年代就入党的老共产党员,卢嘉锡1988年当选中国农工民主党主席。随后几年,他率领农工民主党智力支边考察咨询组的同志,先后考察了我国几个贫困地区。他们发挥农工民主党科技智力优势,深入具体地开展地区性的专业技术咨询,扎扎实实地为“老、少、边、山、穷”地区脱贫致富出谋划策。这次,卢嘉锡主席和方荣欣、姚峻副主席率包括区域经济专家胡序威、杨树珍,化工专家傅其仲等在内的农工民主党考察咨询组,于1992年6重点对榆林地区的资源开发、经济建设和扶贫工作进行了考察。

自称“38公岁”(即76岁)的卢嘉锡主席一行,自北京出发,行色匆匆,风尘仆仆,一路考察了四个县市十几个单位,研究了40多份书面材料,走访了许多农户,详细考察了榆林地区的自然资源和经济建设情况。通过深入仔细的考察、研究和分析,农工民主党考察咨询组以卢嘉锡主席的名义致信江泽民总书记和李鹏总理,特别指出要把榆林地区建设成为我国重要的能源基地,提出了以煤炭开发为龙头,带动本地区经济全面发展的一系列建议。农工民主党中央为振兴榆林经济开出的“药方”,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目前,西起神府东胜煤田、东至河北黄华港的西煤东运新铁路已由国务院批准兴建。

户嘉锡主席在考察过程中,反复强调“扶贫先扶志,兴边先育才”的意义,他还表示,农工民主党愿做老、少、边、山、穷地区人民脱贫致富的“催化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