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杰

从趣味逻辑起步

李国杰小时候很好动,也很调皮,常常异想天开。小国杰常常瞒着父亲把自来水笔拧开,把钟表拆卸得乱七八糟。他想知道墨水怎么就会跑到笔管里去,是什么东西拽着表针走动。有一次,小国杰竟然偷偷爬进停在家门外的一辆汽车里,想让汽车跑起来,让父母一顿好找。这件事最终促成了父亲把年仅4岁半的小国杰送进了小学,惟一的理由是希望老师来帮自己管管孩子。当时,谁会预料到这个聪明、顽皮的小学童有朝一日会成为驰名海内外的科学家呢?

出乎父亲的意料,国杰虽然年龄小,又调皮,学习成绩却总是名列前茅,顺顺利利地念完了小学和初中。初中期间,求知欲非常旺盛的国杰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当时他能找到的各种书籍,包括文字作品、科普读物等。广泛的爱好为他以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那时他能读到的科普作品不多,大多是苏联作家写的《趣味物理学》、《趣味天文学》等。其中对他震动最大的是《科学概论》中的一则关于趣味逻辑的小故事:古代埃及有一位国王有一个奇怪的规定,凡被处以死刑的犯人临死前必须说一句话,如果这句话是真的,犯人将被砍头;如果是假的,则被绞死。看来所有的犯人不是被杀头就是被绞死,但有一个聪明的犯人说了一名话,竟然活了下来,这引起了13岁的小国杰强烈的兴趣,这怎么可能呢?犯人说的是“我将被绞死“,这让国王瞠目结舌。砍头吧,犯人的话又成了假的,但说假话是该绞死的,绞死他呢,犯人的话又成了真话,而说真话按规矩是只能砍头的,古怪的国王左右为难,只好把犯人给放了。读到这里,善良的小国杰既为这位聪明的犯人高兴,也被逻辑科学的魅力深深吸引住了。多年以后,李国杰感慨万千:“我对科学的兴趣最初是从逻辑学开始的,后来学过机械、物理,当过农垦战士,修过机车,搞过电镀,最后绕了一圈,又回到了以数理为基础的计算机科学逻辑”!

历经磨难的求学

高中期间,李国杰的父亲被错划为“右派”,并被调离邵阳市,下放到农村。晴天一声霹雳,李国杰美好的少年时代结束了。从此他历经磨难,开始了艰难的求学生涯。

1960年高考,李国杰6门功课平均93分,但他最后拿到的录取通知单却是湖南省农业机械化学院汽车拖拉机专业,这是一所当时计划要办的学校。因为父亲是“右派”,成绩再好也只能进三流学校。李国杰只好进入湖南大学机械系,成为代培生。可是由于正值三年困难时期,1961年学校停办了,李国杰被提前分配到冷水江钢铁厂当工人,修理地方铁路的机车。他别无选择,只能默默接受命运的安排。

命运终于出转机。李国杰兢兢业业的工作精神感动了厂领导,厂领导动员他再次报考大学。李国杰兴奋得难以相信,尽管这时离考试只剩下一个星期时间了,他还是决定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这一次,他考上了北京大学物理系。大学6年,他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假期里也舍不得离开图书馆。6年中,李国杰只回过一次家。

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贵州省的一个军垦农场,1970年再分配到贵州晶体管厂。1973年调回湖南邵阳无线电厂(后改名为邵阳计算机厂),开始搞电镀。他抓紧时间,上午完成全天的工作,下午自学计算机原理,他的计算机基础知识是通过自学获得的。厂领导看到他对计算机设计有深入理解,就派他去搞计算机。这是李国杰第一次计算机。他很掌握了有关技术,成为全厂主管计算机联调的技术骨干。

“大的成功靠德行”

1978年,李国杰考上了中国科大计算机系研究生,在中科院计算所代培。李国杰如饥似渴地读书,孜孜不倦地钻研,在木板搭成的防震棚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1981年李国杰获得博士学位,然后又到伊利诺伊大学进行博士后工作。1987年1月学成回国。由于他深厚的学术功底、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坚韧的钻研精神,李国杰很快就跟上了国际计算机界的最新步伐,并在许多方面做出了重要的、开创性的贡献。他在美国和回国后的几年中,在国际权威杂志和国际会议上发表了70多篇学术论文,人和华云生教授合编的专著《面向智能应用的计算机》由IEEE计算机学会于1985年出版,成为该学会连续3年的畅销书。

1987年回国后,李国杰主要致力于中国的高性能计算机事业,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李国杰领导国家智能计算机中心在很短的时间内,先后成功地研制出了中国第一台全对称多处理机“曙光一号”和第一台大规模并行处理机“曙光1000”,达到了当时的国际先进水平。国家智能中心已成为中国设计和制造高性能计算机的重要基地。后来又承担国家重中之重项目“曙光2000大规模计算机”的研制和“九五”攻关项目“曙光系列高性能服务器”的研制和产业化。在国家科委支持下,曙光住处产业有限公司成立,李国杰出任董事长兼总裁,他的目标是:让民族高性能计算机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

李国杰院士历经坎坷,成功的经验是什么?他语重心长地寄语青少年:“小的成功靠才智,大的成功靠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