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多慧

光脚走进大学校园

1939年2月21日,何多慧在大巴山一个偏僻山沟里的农户家降生了。这是一个极其贫困的家庭,一家老少常常连中午也吃不上饭,仅靠瓜菜充饥。何多慧的两个哥哥在贫病交加中选夭折。年幼的何多慧聪慧过人,父母不忍心让心爱的小儿子长大后同父辈一样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穷苦生活,也不甘心让孩子埋没在封闭的山村里,咬牙送不满5岁的何多慧上了小学。然而,当何多慧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考上高小的时候,他还是因为家里凑不齐学费而辍学了。懂事的何多慧没吵没闹,因为他很清楚家里的困难。几年以后,仪陇解放了,何多慧家分得了土地,他得以继续上学。何多慧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尽管家离学校有十几里山路,每天往返家与学校之间,但他从不觉得累,拼命地用功读书。“这娃子啃起书来不要命”,乡亲们都知道他这“毛病”。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第一名的优异成绩,使他赢得了老师的垂爱和同学们的敬重。在当时向科学进军的热潮感召下,何多慧决心要成为一名科学家。1959年夏,一个大喜讯在仪陇县传开了:仪陇中学的第一届高中毕业生何多慧考上了中国科技大学,一个山里娃要进北京读大学,大巴山里飞出了金凤凰。

这年秋天,何多慧光着脚丫,走进了绵延起伏的大巴山区,独自登上了北去的火车。经过五天五夜的长途跋涉,何多慧来到北京,光着脚丫大步跨进了中国科技大学校门。接待了来自四面八方新生的老师们惊呆了,上下打量着这个浑身冒着土气又透着灵气的小伙子。学校热情地接纳了这个优秀学生,包下了他读书时的一切费用。几十年以后,何多慧仍然动情地说:“我是光脚丫子走进科大校园的。那是我第一次走出大巴山,来到外面的世界,走进科学的殿堂。”

开学后仅两个月,噩耗就从家乡传来,含辛茹苦一生的母亲去世了。一没钱,二没时间,何多慧无法赶回去送母亲最后一程。他把悲痛埋在心底,一头扎在学习上,决心用学业上的进步来报答母亲的在天之灵。第一学年结束时,何多慧已跻身于学习最好的学生之列。五年之后,何多慧在毕业志愿表上端端正正地填着:九院。他立志要去大戈壁中从事原子核研究。考虑到他品学兼优,学校要求他留校任教。从此,他便把自己的全部知识和美好年华奉献在讲台上。1968年,远方的游子何多慧第一次回到故乡。但这已是他走出大巴山区的第十个年头了。

荣获大奖献爱心

1997年9月,何多慧荣获1997年香港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获得奖金15万港元。何梁何利基金是香港恒生银行四位资深董事——何善衡博士、梁俅琚博士(已故)、何添博士和利国伟博士捐资4亿港币于1994年在香港设立的,目的是奖励内地杰出学者。何多慧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的科学与技术进步奖,这是社会对他多年来科学研究工作的承认和肯定。获奖后,他便与妻子儿女商量对这笔奖金的处置办法。何多慧的妻子刘金英副教授首先提出捐献这笔奖金,用以资助科技大学生活贫困的学生。她对何多慧说:“这个奖是给你个人的,而且是由香港的私人基金会给的,但是当年参加同步辐射加速器建设的有许许多多同志,如果我们拿了这份奖金,我们两个后半辈子心里都会感到不安。你从小家里很穷,非常非常的苦,如果不是大家接济,不是政府资助,你连大学的路费都没有,也根本上不了大学,而且大学期间全部靠助学金生活的。现在我们生活好了,但是还有许多群众生活很困难,还有很多学生考上了大学可因为家里没有钱上不了大学,或者上学后,生活上非常贫困。所以,我们应该捐这笔钱,资助他们。”听了妻子的这番言语,何多慧非常感动,也非常感激妻子对他的理解和支持。何多慧早有资助贫困学生的心意,因此当校领导劝他把奖金留下一部分用以改善生活的时候,他说:“的确,何梁何利奖的初衷,是要帮助这些获奖的科学家改善生活的。但是,我们现在有吃有穿,虽然不富裕,但是生活是有保障的,而许多群众还很贫困,还有很多同学考上大学上不了大学,上了学以后生活非常困难。我们从电视上曾经看到,考上我们学校的学生,家里拿不出钱来上学,校领导给他们送去1000元钱的时候,孩子的家长感动得失声痛哭,双双要给校领导下跪。看到这里,我们两个实在不忍心再往下看。因为我们也经历过困难,我们也都为人父母。这些孩子都是我们的同胞。我想,我们应该做一些事情。正好有这么一笔奖金,这是一个机会。”他们在北京工作的女儿和在美国学习的儿子也都非常支持父母的义举,一致同意把这笔钱捐出来。1997年10月16日,学校举行了何多慧院士奖学金捐赠仪式,正式设立“何多慧院士奖学金”,用以奖励和资助一些品学兼优而又经济困难的大学生顺利完成学业。

学校高度评价何多慧一家捐献奖金这一义举。时任校党委书记的余翔林教授指出:何多慧院士捐款之事不仅打动了许多人的心,也引起了人们的思考。在向市场经济过渡和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下,少数人露骨地追逐物质、金钱和享乐,甚至不惜损害国家、集体和他人的利益来满足自己贪婪的私欲。而何多慧院士捐献巨款,用以资助贫困学生。这一义举,表明何多慧院士不仅在学问上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在做人上也达到了很高的境界,这是难能可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