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肇直

“科学家≠读书人”

关肇直在培养青年数学人才方面十分注意引导青年要虚心学习前人知识,做好继承工作,但他更注意教育青年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造,开辟新领域,发展新理论,采用继承与发展相统一的方法,敢于创造。他认为,学习是为了创造,继承是为了发展。他说,对科学家来说,“惟一强调的是创造”。1981年6月,他给一位要报考研究生的青年回信说:“科学家≠读书人,后者强调博览群书,学富五车,过目成诵......,但前者 唯一强调的是创造,洞察、发现科学真理,提出新概念、新理论,解决问题。故我并不劝你多读书,只要消化了你读过的几本书,就可以想些问题,也可翻阅一些期刊上的新文章,了解国内外学者在考察些什么,主要是从中得到启发,不背诵其结果。”

关肇直认为,科学上的每一个重大突破和进展,都是出自于新的科学思考和新的科学观点。因此,他培养学生时,总是启发他们站在新的科学思想和新的科学观点的高度来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1979年6月,他在成都分院数理科学讨论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为了迎接各门科学技术通过成功地运用数学而更好地发展的新形势,我们要努力发展数理科学,即数学与各门科学技术之间的边缘学科。要善于从实践中发现问题和提出问题,然后才是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解决了新问题,往往也就相应地创造出新理论。”这一充满辩证法的科学思想激励着许多青年人在攀登科学高峰的道路上前进,无往而不胜。

走上讲台授课

50年代初,中国科学院数学所成立不久,我国对泛函分析的教学与科研力量非常薄弱。1956年,关肇直以一贯的开拓献身精神,为新到研究岗位的年轻人补习泛函分析基础知识,使之逐步熟悉研究工作。1957年在北京大学数学力系开设了我国第一个泛函分析专业,讲授《泛函分析》课程,培养一批从事泛函分析方面 的中青年骨干教师和科研人员。中国科技大学建校后,中国科学院贯彻“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的办学方针,科学院一大批著名科学家如吴有训、严济慈、华罗庚、钱学森等均到科大担任校系、教研室主任或亲自授课。数学所给予科大应用数学系以大力支持,华罗庚出任应用数学系主任,关肇直、吴文俊、张素诚等均到科大授课,龚昇调到科大工作。华罗庚给应用数学系一年级的学生上课,王元、龚昇、吴方、许以超协助,被称为“华龙”;1959年入学的应用数学系学生的基础课由关肇直负责教授,常庚哲加以协助,称为“关龙”;1960年入学的应用数学系学生的基础课由吴文俊负责教授,李淑霞加以协助,被称为“吴龙”。以后则又是华、关、吴轮流教。1958年关肇直在中国科技大学开办应用数学专业,亲自主讲,《高等数学》课,他注意到数学与物理的联系,整理编写了《高等数学教程》。他教学生动,内容充实,讲课循序渐进,条理清晰,前后连贯,一气呵成,使听者由浅入深,渐入佳境,引起学生的极大兴趣,学生从中受益匪浅。他的报告也生动活泼,引人入胜,回味无穷。多年后,从毕业学生的程度看,三条“龙”的效果都比较良好,学生都得到较好的基础训练。1978年在百忙中,他还为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讲授《控制理论》课程。即使晚年身患重病,关肇直仍不辞辛苦为我国培养了第一批获得数理博士学位的研究生。

拳拳爱国心

关肇直出身书香门第。父亲关葆麟早年留学德国,回国后任铁道工程师;母亲陆绍馨是北平女子师范大学的毕业生,曾从教于北京师范大学。

1927年关肇直进北京培华中学附属小学学习,1931年入英国入办的崇德中学学习。1936年高中毕业后,他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一年后因病休学。后于1938年进燕京大学数学系学习。毕业后,他从教于燕京大学、北京大学。这期间,正值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激起全民抗日高潮之时。关肇直目睹了日本法西斯的野蛮暴行、国民党政府的倒行逆施和腐败无能,积极投身革命活动。1945年他在南迁的成都燕京大学任教,参加了进步团体“成都各大学教授联谊会”,担任学生进步组织的导师,积极支持抗日救国学生运动。

当时的校长司徒雷登十分器重他的才华,为了把他从“危险”的政治道路上“挽救”过来,司徒雷登亲自推荐他去美国华盛顿大学留学。但他却写了一封致司徒雷登的长信,痛斥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断然拒绝出洋留学。时过不,一份优厚的美国国务院奖学金再次送到他面前让他赴美留学,他仍不为所动。

1947年关肇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他通过考试成为国民政府派遣的中法交换生赴法国留学,名义上去瑞士学哲学,实际上去了巴黎大学庞加莱研究所,在一般拓扑学和泛函分析的奠基人M·弗雷歇(Frechet)指导下研究数学。同时,他积极从事革命活动,于1948年参加革命团体“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是该会旅法分会的创办人之一。尽管他身在法国,却一直密切注视着国内革命形势的发展,新中国的诞生使他欢欣鼓舞。巴黎是世界数学中心之一,名流云集,人才荟萃,在此留学易于深造,更不用说名利地位了。但关肇直想到祖国刚刚解放,百业待兴,急需人才,因此毅然决定放弃取得博士学位的机会,1949年12月回到祖国,满腔热情地参加新中国的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