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登义

登 珠 峰

1958年,高登义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地球物理系,从师于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赵九章、叶笃正、陶诗言等。1963年毕业后到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所工作。

1965年秋的一天,党支部书记找高登义谈话,要他准备参加1966—1967年我国对珠穆朗玛峰首次大规模综合科学考察。他感到非常荣幸,当即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安排,保证完成任务。

在考察队里,他是最年轻的队员,每天既要完成自己的考察项目,又要协助气象组完成登山天气预报。每天睡觉极少,有时需观察天气整夜不能休息。在珠峰东绒布冰川考察时,人不慎滑坠到可怕的冰裂缝中,险些丧命。在这次考察中,他到达了海拔6500米的地方,出色地完成了科学考察任务和登山天气预报工作。

初次登珠峰考察,使高登义感到所学的知识有了用武之地,冰山、雪原的博大与深沉,特别是珠峰独特奇异、变幻莫测的气象现象就像迷宫一样深深地吸引着他。他立志要揭开它那神秘的面纱,甘愿把自己的一生献给最具探险色彩的野外科学考察 事业。

高登义与珠峰结下了不解之缘。此后,他又二上、三上珠峰,一发而不可收,到1992年,他已经是七上珠峰。其间,他还多次为中国登山队主持天气预报工作。早在1966年,他就向登山队党委提出“早出发,早宿营”的建议,后来这条建议成了中国登山队队员的守则。他运用天气动力学的理论和高原天气的研究成果,制作了简易的天气预报模式,不仅解决了长、中、短期的预报,而且还能准确地预报出两个小时以内的天气情况,几乎百报百中,从而使冲击顶峰的登山队员能够选择和把握最佳的登顶时机。

1975年,在登山队同的协助下,高登义采集到了从珠峰顶到海拔4200米之间各高度上的冰雪样、水样和土样,为进上步研究和分析世界极高海拔地区的环境本底善提供了数以千计的样品。同时,也为研究地球演变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高登义曾四度组织考察监测珠峰环境变化,发现了1991年秋至1992年夏珠峰环境突变与中东战争油田燃烧的关系。他和他的同事们还撰写了数十万字和科学论文,填补和丰富了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

下 南 极

1988年,中国南极考察队成立,并准备在南极建立“中山站”。高登义又一次荣幸地成了考察队的一员,并负责气象组工作。

1988年12月初,“极地号”远洋科学考察船载着116名考察队员启航了。途中,穿越西风带是考察队遇到的第一个严峻考验。西风带又称暴风圈,它的位置在南纬40度到60度之间的洋面上。据记载,在西风带内终年吹着平均风力8级以上的大风,常年浪高在7米以上,浪高纪录为30米,每3至5天就有一个气旋生成。而“极地号”穿越西风带最快也要5天。真是天公不作美!稍有不慎,就会船沉人亡。

如何穿越西风带?大家把目光投向了高登义。此时,高登义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他以多年工作的经验,带领气象组的同志们对收集到的卫星云图和天气图进行仔细分析,认真研究,最后提出:充分利用前一个气旋减弱的尾部,后一个新生旋的前部,在这之间穿越西风带。照此,“极地号”顺利地穿越了西风带。然而,更严峻的考察还在后面。

当“极地号”长途涉险到达距离南极大陆只有8公里的地方时,又被海里的冰崩无情地阻隔了22天。

1989年1月14日,“极地号”进入了南极的普里滋湾,南极大陆终于展现在大家的面前。当船离岩只有400米时,船长指令抛锚,准备测试一下水深后再靠岸。大部分人怀着喜悦的心情进舱做登陆准备工作。这时,高登义习惯地沿着甲板观察周围的环境。突然,他发现船的左前方有冰川运动的迹象,不觉一惊,便迅速将这一反常情况告诉了船长。然而,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随着不远处一声巨响,一大片冰柱冲天而起。22点35分,南极历史上闻所未闻的特大冰崩发生了。“冰崩!”高登义大喊一声。船长立刻传令启锚,但为时已晚。翻滚的冰山、冰块像脱缰的野马一般朝“极地号”冲撞过来,转眼之间,便把“极地号”死死围住。接着又发生了第2次、第3次冰崩,并几度欲把“极地号”撞翻撕裂。再这样发展下去,建站的事就可能化为泡影。大家担心极了,情绪低落。此刻,高登义冷静地观察和分析了周围冰山的状况和天气情况,作出了不可能再次出现大冰崩的判断。他的预见使大家看见了一线希望,增添了战胜灾害的信心。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非常正确。

七天后,劫后余生的“极地号”终于靠近了南极大陆。1989年2月26日,中山站终于在南极大陆建成。此时此刻,高登义和所有队员一样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

 上 北 极

地球的南、北极和最高的珠穆朗玛峰被誉为地球上的“三极”。而南、北极又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冷源基地,全球气候的变化都受到它们的制约。高登义认为:北极和南极一样,同处高纬度地区,同样酷寒,就全球气候、环境污染、高空大气物理、电离层等科学的研究,都必须有南北极相关资料的对比,才能得出准确的数据。地球是一个整体,仅仅对南极的研究是不够的。因此,上北极考察已成为他的迫切愿望。

1991年,机遇再一次垂青了高登义。应挪威国家极地研究中心的邀请,他和挪威、苏联、冰岛等国的三十多名科学家一起,乘破冰船赴北极进行科学考察。在为期半个月的时间里,他考察和研究了北极地区大量的气象科学数据,极大地丰富了他对极地气候的认识,他还采集了各个纬度的冰雪样,了解了人文地理、风土人情和进入北极的最佳航道。最令他难忘和自豪的是,他亲手把祖国的五星红旗插在了地球的最北端——北纬80度10分48秒、东经30度的地方,注视着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他的眼睛湿润了……

几十年来,高登义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具有探险色彩的野外科学考察事业中,经历磨难,成功地对珠峰、南极和北极进行了科学考察研究。成为我国完成地球“三极”科学考察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