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超豪

第二次入党

少年谷超豪在形势的推动和哥哥谷超英的启发下参加了抗日救亡运动,并于1940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1943年,谷超豪考上了浙江大学龙泉分校。在学习专业的同时,谷超豪和进步同学共同组织了“求是学社”,并担任负责人。他们阅读了《民主》、《文萃》等大量进步期刊和《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整风文献》等书籍,政治觉悟和认识水平不断提高。1946年暑假时,谷超豪和一些同乡同学在故乡温州成立了“大专学生暑假联谊会”,向中学生宣传大学里的学生运动,讨论时事和形势。当时,一艘外国商船非法驶入瓯江。对这悍然侵犯我国主权的事件,当地政府却听之任之。谷超豪组织联谊会成员、中学生、温州市民,向外国商船提出抗议,终于把它驱逐出港。学生们的这一行动受到浙南党组织的重视,负责温州城乡工作的曾绍文找到了谷超豪,这样,曾中断了三年的组织关系又接上头了。

浙江大学学生会要改选了。“三青团”企图要争夺学生会的领导权,提出一批候选人;而各进步社团在地下党的领导下,也联名提出自己的候选人。谷超豪由于在历次运动中做了不少工作,热心为同学服务,而且功课又特别好,所以在学生中的威信很高。竞选期间,学校的壁报上出现一条大幅标语:科学+民主=谷超豪。结果谷超豪以一千多张票的最高票数,当选学生会主要负责人之一。

当时,竺可桢校长和苏步青教授等师长都爱护学生,主持正义。谷超豪凭着出色的学习成绩赢得了师长的信任,也赢得了他们对学生运动的理解和同情。

1948年3月,谷超豪在浙江大学重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党组织中一名自觉的先峰战士。

诗 言 志

作为一个数学家,谷超豪不仅具有超人的数学天赋,而且有深厚的文学功底。他喜爱中国古代诗词,不论在国内还是出国访问讲学,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旅行途中,闲来经常信手赋诗。

1988年春,谷超豪出任中国科技大学第五任校长,人事、工资关系转到合肥,但家仍安在上海复旦大学,经常乘火车来往于上海、合肥,十分辛苦。1990年10月,温州中学建校90周年,邀请谷超豪返校庆典。谷超豪曾在温州中学读初中和高中。少年时代的谷超豪在日寇入侵、生活艰苦的条件下,一面积极抗日和革命斗争,一面顽强学习并取得好成绩,这颇具独特的经历为他日后成为独树一帜的科学家奠定了基础。母校庆典本该到场祝贺,但为科大校务所羁,谷超豪无法回温州祝贺。沪肥途中,谷超豪作了三首诗,其一:“中山春草绿,铁鸟恨无情。抗敌效微力,危国托童心。青田险滩急,鸥海骇浪深。万苦不言苦,只盼江海清。”寄回母校向师友致意。

谷超豪在任期间,科大对外交流不断扩大,外事活动日益频繁。1992年,他去法国巴黎访问,高耸入云的艾菲尔铁塔,美丽壮观的凯旋门,波光粼粼的塞纳河和迷人的巴黎夜色让他想起10年前他与苏步青、胡和生、李大潜4人同在巴黎的情景。他夜不能寐,文思泉涌,下笔成诗。“此行不觉独行苦,但忆昔行四人同。艾菲金光壮夜色,塞纳银波逐晨钟。灯船穿梭天桥下,飞车织网地道中。不羡花都繁花地,多重孤子上高空。”

1992年,谷超豪得知爱妻胡和生成为中国数学界第一个女院士时,心情十分高兴,当即赋诗一首《贺和生》:“苦读寒窗夜,挑灯黎明前。几何得真情,物理试新篇。红妆不需理,秀色天然妍。学苑有令名,共赏艳阳天。”谷超豪对妻子的赞誉和爱慕,油然而生,跃然纸上。

转眼间,谷超豪在科大奋斗了5个春秋,他和汤洪高等校领导团结一致,带领全校师生努力争创国内外一流大学,科大的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各项工作上了一个新的台阶。1993年9月在他离任时,他作了《五年记事》:“弹批一挥五春秋,几多欢乐几多忧。雾雨迷茫幸共济,沧海扬帆庆同舟。”“接力换届促新人,瞩望下棒多成就。团结奋进创新业,极目环宇上几层。”回忆了他在科大工作的五个春秋,抒发了他对科大的热爱、眷恋,并对下届校领导班子寄予了厚望。

别开生面的晚会

谷超豪校长在科大任职期间,不论出差还是出国,他总忘不了带回点饼干、糖果,给身边的工作人员尝一尝。对党委办室、校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知冷知热,于细微处关心备至。

1993年元旦前夕,校长办公室在校外办专家楼举行聚餐晚会。“两办”人员欢歌笑语,汇聚一堂,辞旧迎新。谷超豪身穿咖啡色的高领毛线衣,外加一件棕色的夹克背心,兴致勃勃,精神矍铄地来到他们中间,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宴会开始前,谷超豪校长、汤洪高书记首先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谷校长说:“‘两办’是校领导联系师生的枢纽,是学校的文明窗口,代表着学校的形象,‘两办’工作人员在过去的一年里工作很辛苦,取得了很大成绩,值此新年之际,我祝愿大家新年快乐,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并建议大家共同干杯。平时不嗜烟酒的谷校长浅浅吮了一口酒,但却蕴含着浓浓的情意和深深的祝福。全体人员站起来,共同举杯,高兴地喝下了校长的这杯敬酒,随之对谷校长报以热烈的掌声。随后,大家一边品尝着美味佳肴,一边攀谈着,频频举杯,尽情畅饮,共同祝福,笑声、祝福声融合在一起,上下级领导关系此刻不见了,个别同志平时工作中的不理解之处消失了,此时只有朋友的情意荡漾在每一个人的心中。人正乐,酒正酣,谷超豪校长安排了一个小插曲。他委托秘书把他几年来出国、出差收到的纪念品如领带、香水、巧克力等编上几个号码,又让在座的每人抽一个号码。随后谷校长公布了“中奖”号码,大厅一片欢腾。谷校长向中奖者颁发了纪念品并一一握手。整个会场人声鼎沸,掌声此起彼伏,餐厅里洋溢着团结、祥和、热烈的气氛。虽然是严冬,但室内融融乐意让人忘却了寒冷,每个人脸上都绽放出欢乐、热情洋溢的笑容。这顿别开生面的团圆饭真的让人难以忘怀!

伉俪院士

谷超豪、胡和生是中国数学界一对享有盛名的伉俪院士。夫妻双双为了共同的事业,风雨同舟,共游数苑四十余载,奏演了一曲扣人心弦的爱神之歌!在人生的道路上留下了一条不断跋涉,不断奋进,永不疲倦的足迹。

1950年,在美丽的西子湖畔的浙江大学,谷超豪正在著名的苏步青教授指导下做助教。此时,苏教授收下一名成绩优异的女研究生胡和生。二十出头的胡和生娇小而美丽,对学业十分刻苦认真,深得苏教授喜爱。由于不断地接触,谷超豪与这位小师妹熟悉了,经过了爱情三部曲之后,他们终于喜结连理,成了人人称赏的数苑比翼鸟。

1957年,新婚燕尔的谷超豪告别爱妻前往莫斯科大学留学,不到两年,他在数学、物理学上显现的才华震惊了学校,被授予物理数学博士。回国后他继续在数学物理领域尽情驰聘。60年代,他在气体力学方面的研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文革”期间,谷超豪被关受审,家里被抄。当科学的春天到来时,谷超豪已是半百之人,仗着坚实的理论基础和对科学的进取精神,他很快便在数学的几个研究领域取得了一系列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的成 绩,受到国际数学界的瞩目,他在微分几何、偏微分方程和数学物理三个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

与丈夫一样,胡和生弱小的身体里,似乎蕴藏着无限的智慧和能量。无论做学生还是当先生,无论搞科研还是搞教学,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她对数学的追求总是那么执着、坚贞不渝。几十年的辛勤耕耘,使她在数学上与丈夫并驾齐驱。她和谷超豪一起研究的“孤立子理论与几何学”方面的成果,有很强的创造性。一位法国女院士评价她的研究时说:“在这个数学和物理都重要的问题上取得进展的 唯一的人。”1992年,胡和生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

谷超豪温文尔雅,喜爱中国古代诗词;胡和生热情健谈,多才多艺,尤爱摄影和绘画,夫妇之间相互理解和尊重,感情甚笃,家庭幸福、温馨。他们的儿子谷晓明现在德国留学深造。如今他们对数学研究的雄心壮志仍不减当年,依然在数学王国的最前沿拼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