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承义

兴趣广泛

傅承义出生于一个封建家庭。祖父曾做过湖北襄阳道台。父亲傅仰贤精通俄文,长期从事外交和驻外使馆工作。父亲虽多年为官,但具有强烈的爱国精神且思想开明。傅承义自小在家中拜师诵读四书五经,兼习英语、算术。上中学后,因基础知识远高于当时的同龄学生,每次考试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报考大学时,原已被燕京大学录取,因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萨本栋与傅承义家有世交,父亲希望能多得到一些教导,于是动员傅承义改报清华大学物理系。被清华大学录取后,天资过人的傅承义仍觉得功课轻松,常常置正规课程于不顾,在藏书丰富的图书馆一坐就是半天,如饥似渴地自由阅读各种课外书籍。他特别喜欢趣味逻辑和科学推理,柯南道尔的英文版《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读了一遍又一遍。

傅承义本来体质较弱,但他注意锻炼身体,爱好体育活动,凭借自己坚韧的意志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经过刻苦锻 炼,夺得全校“三跳”(跳高、跳远、三级跳)和“一 跑”(百米跑)总分第一名。

傅承义后来回亿说:“大学4年,基本上以自学为主,而从教师之讲解获益不多。虽考试成绩恒能保持在中上之间,而因不重视教师的启发,多走了许多弯路。事倍功半浪费了许多时间。”大学毕业,他以优异成绩留校任教。1939年,他考取“庚款”公费留学,是当时全国地球物理专业仅有的一个名额。此后,他立志发愤读书,报效祖国,一心专攻地球物理科学并获硕士、博士学位,终于成为闻名世界的地球物理学家。

为人师表

在清华大学读书时,傅承义的求知欲得不到满足,更不满意教师队伍中诸如钱钟书小说《围城》中所描写的一些不良风气,因此他经常不听课而专心自学,并且对“教书育人,为人师表”有了切身感受。他与同窗好友王竹溪一起暗下决心:有朝一日自己教书,一定要做到立德、立言、立身。

傅承义自1944年获博土学位后,发表了系列有关地震波传播理论的论文,其中在美国《地理物理》发表的一组论文,在该杂志创刊25周年时被评为地理物理学经典之作,几十年中被地震专家作为入门的向导。如美国原总统科学顾问、美国科学院院长Frank Press曾说:“我是在傅承义科学论著的影响下进入加州理工学院学习并从事地震学研究的。”

1947年春,正当傅承义处于研究事业最旺盛的时期,荣誉、地位、优厚待遇接踵而至,他收到大学同窗好友赵九章的来信,希望他回国主持气象研究所的地球物理研究工作。傅承义觉得爱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毫不犹豫地启程回国。1948年,国民党当局责令气象研究所迁往台湾,傅承义与赵九章一起坚决抵制,为新中国的地球物理事业保存了力量。

新中国成立后,地球物理人才奇缺。傅承义忍痛放下自己心爱的研究领域,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地球物理教育事业,先后到数所大学任教。1964年,傅承义创建中国科大地壳物理教研室,1973年起担任中国科大地球及空间科学系主任。傅承义在传授知识的同时,还时常告诫学生:“做学问要注意三点,一是博览群书,知识面要宽、要广,这样在遇到问题时才能触类旁通;二是善于归纳,通过归纳可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三是要独立思考。”谈到独立思考,他特别强调:“对于书本上的东西不可不信,但又不可全信,信与不信都要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我认为看书要多‘挑剔’,‘挑剔’本身就含有创造的意思。”

(朱巧玲)